第1785章 万龙陵

万龙陵!

那密布在星空之间的一具具龙骸,竟都是当年为祖龙道主陪葬而留下!

陈汐倒吸一口凉气,着实无法想象,当初的龙族怎会做出这等近乎疯狂般的举动。

它们又是为了什么?

信仰?

亦或者是一种殉道的仪式?

这一切,陈汐皆都无法揣测,不过由此却让他愈发认识到了那一尊祖龙道主的不凡之处。

“此地虽凶险,但只要不碰触那些龙骸,就不虞发生什么凶险,若你要静修,此地无疑最为合适。”

老白飞快传音道。

陈汐点了点头,目光在四周一扫,寻觅了一处隐蔽安全之处,便即盘膝而坐。

不过就在他打算静心修复体内伤势时,老白忽然开口,一脸神秘道:“小家伙,想不想知道老祖我从那一块‘圣巫本命骨’中参悟出了何等秘法?”

说到最后,它声音中已带上一抹抑制不住的兴奋,似极为自得。

陈汐瞥了这只老鸟一眼,道:“不想。”

说着,他就闭上了眼睛,他很清楚,自己越是表现的好奇,这只老鸟就越是会一直吊胃口,他可不会让这老鸟得逞了。

老白神色顿时一滞,捉急道:“哎你等等,老祖我还没说呢,你就拒绝,未免太不给面子了吧?”

陈汐不言,似置若罔闻,看得一旁的小宝咧嘴怪笑不已。

“好!这可是你说的啊,可惜了,若是修炼了这等传承自上个纪元的秘法,起码可以化解掉爆气弑神功留下的一半后遗症,可惜啊,有些人偏偏不识货。”

老白眼珠滴溜溜一转,深深叹了口气。

陈汐心中一震,猛地睁开眼睛,道:“什么功法?”

老白得意道:“你不是不想修炼么?别问了,老祖我呕心沥血参悟出的秘法,只怕会不适合你。”

陈汐没好气道:“赶紧说!”

“喲,你怎么跟老祖说话呢?”

老白很是不满道。

“最后一次机会,你说是不说。”

陈汐脸色一沉,淡淡道。

一见陈汐这般模样,老白彻底败下阵来,它可没忘记,当初陈汐动不动就掐住它脖颈的凄惨下场。

“好吧,告诉你也无妨,不过你必须答应老祖我一件事。”

老白无精打采道。

“说。”

陈汐唇中轻轻吐出一个字。

“此次若能寻觅到那祖龙道主留下的无上机缘,必须留给老祖我!”

老白飞快说道。

陈汐一怔,凝视老白许久,直至把后者看得浑身一阵不自在,这才淡然道:“好。”

听到陈汐如此痛快答应下来,老白似有些不敢置信,愣愣了半响,忽然叹息道:“其实,并非是老祖我贪得无厌,而是那一场无上机缘极有可能帮助老祖我渡过一场劫难。”

声音中,竟罕见地带着一抹怆然。

这并非是装的,否则陈汐一下子就能听出来,这让他不禁有些惊讶,道:“老白,究竟是什么劫难?”

“你不懂的。”

老白摇头,“你只需明白,老祖我想要存活下去,就只能如此,这……或许是贼老天妒忌老祖我的才能吧?”

说到最后,它竟是自嘲一笑。

“陈汐不懂,但我却明白,我可听娘娘说过,你乃是诞生于混沌中,天生一副九窍玲珑心,略加修行,便可以博古通今,知晓天下事,明辨天下法,号称万灵之师!”

一旁的小宝咧嘴笑道,“其实和我拥有的神通也没什么大区别,我这双眼睛可是能遍观天地事,耳朵能聆听八方之妙谛。”

万灵之师!

陈汐心中一震,不禁惊诧地看了一眼老白,却见后者一脸竟是一脸恍惚,似想起了什么往事一般。

“怪不得这老鸟经常说连莽古之主玄都称呼它为‘上师’,难道这都是真的?”

陈汐心中吃惊,自打认识老白至今,他还是头一次了解到有关老白的来历。

“不过娘娘也说了,大道之数,损有余而补不足,太过逆天的天赋,终究是要遭天妒的,依照我看来,老白修行时,必然会经常遇到一些劫难,若无法度过,可就彻底完了。”

小宝大大咧咧说完,浑然没有注意到,不止是陈汐脸色微微一变,连老白竟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。

“老白,这是真的?”

陈汐沉默许久,忽然认真问道。

“不错。”

老白点了点头,声音有些低沉,“如果没有离开玄主祖庙,我自然不用担心什么劫数降临,毕竟,有玄的道域保护,这天道也难以窥察到我的存在。”

“可惜啊,我可不甘心一辈子躲在那里,那样虽然可以活得更久远一些,但又有什么意义?”

“更何况,躲藏在玄主神庙中还有一个弊端,那就是我虽不至于遭劫,可自身修为却会一直滞留不前,你也看到了,我如今依旧只是灵神境修为而已。”

老白唇角泛起一抹自嘲,喃喃道,“这就是上苍在嫉妒我啊,否则凭我掌握的诸般道藏,何愁无法证得无上道途?”

说到这,老白声音中已带上一抹铿锵,“若是可以选择,我宁愿不要这副九窍玲珑心,宁愿像天下修道者一样,以自身之力去求证大道!”

陈汐竟一时无言以对,因为他从未想过,老白心中还藏着如此多心事,像它这样近乎无物不知的存在,竟也会有如此多困难。

“嘿,可惜啊,这就是命!”

老白自嘲,慨然不已,“我只要修为快要晋级,就会招来天妒,降临劫数,修为越高,劫数就越恐怖,若是寻常劫数,倒也罢了,可是……”

说到这,老白声音中已带上一抹愤恨,“可是这贼老天明显太不公平,对付我的劫难,别说是祖神,就连帝君境只怕都难以扛得住!而我……如今可仅仅只是一名灵神啊!”

这时候老白说话时,明显不再以“老祖”来自称,有此也可以看出,它此刻的心中如何之激动。

陈汐听完这一切,心中也不禁感慨不已。

老白足够逆天了吧,号称万灵之师,可正因如此,反而修行时更容易招来劫数,这就是天道的力量,损有余,补不足。

“这么说,你是打算借助那祖龙道主留下的一场机缘,来化解修为晋级时会产生的劫数了?”

直至老白情绪平复,陈汐这才问道。

老白不言,算是默认了。

“那好,等我修为彻底恢复,就帮你夺得这一场机缘!”

陈汐声音平淡,却透着一抹坚定之色。

老白怔了怔,凝视陈汐许久,忽然嘿嘿大笑起来:“老祖我就知道,你不会丢下老祖我不管的,唔,你可答应了啊,千万不许反悔。”

说到最后,它又恢复了那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。

见此,陈汐心中却是莫名一阵轻松,他宁愿老白一直这样子,也不愿再看见它像刚才那般愤慨无助。

“放心,我答应的事情,可从未曾后悔过。”

陈汐笑了笑。

嗖的一下,老白抛出一枚玉简,丢给了陈汐,道:“这就是老祖我从那一块圣巫本命骨中参悟出的一部法门,名为‘炼血御神术’,传承自上个纪元,和今世法门皆都不同。”

顿了顿,他继续道:“此功谈不上有多强大,但对于修复体内伤势,却有着极为不可思议的妙用,等你修炼之后,便能亲身体会。”

陈汐将玉简接过,点了点头。

轰隆隆……

珍珑道域,一颗颗燃烧着的星辰循环,喷薄出一片片惨绿神焰,在星空中不断奔腾。

远远望去,宛如一片惨绿色的火焰之海在翻滚,一颗颗星辰沉浮其中,场景骇人。

而在这片星空中,此时正有一行人在不断前行,赫然就是少昊氏泰镜帝君他们。

和陈汐不同,他们甫一抵达此地,就遭受到了一股股劫气袭击,猝不及防之下,当初便有一位祖神强者遭劫,被劫气缠身,于刹那间走火入魔,身陨道消。

若非泰镜帝君救助及时,伤亡的可不仅仅就此一人了。

嗡……

在泰镜帝君他们头顶,滴溜溜悬浮着一副山水泼墨画卷,弥漫神辉,蒸腾出一缕缕炽盛符文,将四周涌来的一切劫气阻挡在外。

他们已经被困在这一片宛如星空坟场般的地方许久,堪称是举步维艰,每前行一小段距离,都要遭受诸多轰杀。

有来自不断涌来的劫难之气,也有那一颗颗燃烧着的星辰之力,以及那一片惨绿色的神焰之海攻击。

远远望去,他们此刻就像漂浮在汪洋大海中的一叶小舟似的,正在遭受惊涛骇浪的拍打,处境凶险,随时随刻都可能殒命。

这样的险恶处境,令得包括泰镜帝君在内的所有人脸色都是阴沉无比,快要淌出水来。

甚至不少人心中都已后悔不跌,不该冒然随从泰镜帝君前来于此,当然,他们也只敢在心中抱怨后悔。

“诸位,想要获得无上机缘,碰到一些风险也是难免的,依照本座推断,不出片刻,我们便快要杀出重围,离开这个鬼地方,在这等时候,诸位可千万莫要大意了。”

泰镜帝君深吸一口气,沉声传音道。

他很清楚身边这些人心中如何想的,但他不在乎,只要能杀了陈汐,获得到祖龙道主留下的机缘,哪怕付出更大代价都值得!

喜欢符皇请大家收藏:()符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