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84章 龙语

哞!

一道沉浑若惊雷似的龙吟响彻,激荡四野,天地昏暗,时空骤然剧烈翻滚起来。

伴随龙吟,一股可怖无比的威压也是犹如潮水般扩散而至,蔓延这片星空。

一瞬间,陈汐如坠冰窟,浑身僵固,这威压太强大,让他毛骨悚然,心惊肉跳。

不止是他,连金瞳猕猴小宝也猛地睁大眼睛,龇牙咧嘴,似欲要惊叫,却被陈汐低声传音:“镇定,一切交给老白!”

声音落下时,倏然之间,从那星空深处探出一个巨大无比的龙头,眼眸似一对炽盛烈日,其角如山,龙须灿然,若垂天之银河。

仅仅一个龙头,竟硬生生将那远处一片星空挤满!

它的气息威严、宏大、充斥一股似远古传达而至的洪荒气息,仿似主宰般掌控万物,令这片星空都陷入死寂中。

一瞬间,陈汐从头到脚都一阵发凉,心生骇然,若非得到过老白提醒,他也差点禁不住掉头就逃。

甚至他感觉,这龙头所释放出的气息,比他所见过的任何帝君都要渗人!

哞……

龙吟如潮,轰荡四野,震耳欲聋,这片星空似都要爆碎。

“还好还好,只是一头蜃龙烙印……”

陈汐心中正自惊疑不定,耳畔这时候忽然传来老白如释重负的传音声,不等陈汐反应,就看见老白神色庄肃,迈着步伐踏足虚空,浑身竟有一种罕见的圣洁伟岸气势。

它昂首望向那星空中的龙首,沉默许久,嘴中发出一阵晦涩、苍凉无比的音节。

每一个音节都极其之复杂,韵律多变,顿挫沉浑、铿锵古拙,甫一被老白发出,竟有一种震慑神魂的可怖威压。

那是龙语!

有着属于龙族独特的威压,睥睨慑人。

陈汐虽未曾听闻过,可却敢确定,这一定就是龙语,至于老白所讲的内容是什么,他却是根本听不出来。

古老苍凉的龙语响彻这片星空,显得神圣无比。

那星空中的龙首原本眸露凶光,正自吟啸不止,似要灭杀陈汐等人,可当听到老白发出的这一道龙语时,它唇中吟啸声戛然而止,那宛如烈日般的眼眸眯了眯,唰的一下锁定住老白。

这一刹那,陈汐敏锐注意到,老白负在背后的双翼不易察觉地颤抖了一下。

可在表面上,老白此刻却显得异常镇定、从容,再次发出一阵晦涩苍凉的龙语。

这一道声音很长,似在追忆一段古老的时光,又似在阐述一件庄肃而神圣的事迹。

能够清楚看见,那龙首眼眸中的凶光不断闪烁,似在思忖,又似难以确定。

直至老白声音落下,那头星空巨龙竟也是发出一声龙语,铿锵古拙,音节如雷,震荡天地。

见此,老白似暗松一口气,竟是笑了笑,用龙语与之交谈起来。

这一幕显得很是诡异,一个是盘踞在星空中只露出一颗头颅的神秘巨龙,一个是羽翼雪白,利爪若黄金筑就的禽鸟。

一个宛如天地主宰,一个若蚍蜉蝼蚁,可此时却以龙语交流,俨然如同遇到了同类似的。

这让陈汐心中也不禁暗自惊叹,万没想到这只老鸟居然还有这等手段,更无法揣测,老白究竟是如何跟那头神秘的龙族交流的。

但他却可以清楚感受到,随着交谈的深入,这片天地充斥的龙威逐渐变淡,不再像刚才那般慑人心魄。

就连这片星空都变得安静。

这让陈汐心中也是暗松一口气,起码证明,老白的交流貌似取得了很大的进展。

足足一炷香之后。

老白忽然朝远处星空中的龙首挥了挥翅膀,像是在道别一般,然后便潇洒转身,来到了陈汐身边。

背对着那龙首时,老白原本镇定自若,谈笑风生的神情陡然垮下来,露出一抹心有余悸之色,飞快传音不断重复着同一句话:“吓死老祖了,吓死老祖了……”

陈汐一怔,抬头望去,就看见远处星空中的龙首竟朝自己微微颔首,然而便倏然化作一片灿然光霞,消失在了星空中,再也寻觅不到。

见此,陈汐彻底明白,老白单凭口舌功夫,就把眼前这一场危机给化解了!

只不过此刻的老白显得有些狼狈,浑身都在哆嗦,像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般。

“你究竟说了一些什么,竟吓成这般模样?”

小宝忍不住问道。

“老祖我这是被吓得吗?”

老白脸色一肃,批评道,“猴儿,老祖我这是欣喜使然,亏你长了一对可勘破天地万物玄妙的金瞳,竟看不出老祖我是在高兴?”

小宝咧嘴一笑:“还真没看出来,明明就是一副吓破胆的模样嘛,还嘴硬,你这家伙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。”

老白脸色顿时沉下来,正待喝斥什么,却被陈汐直接制止,道:“好了,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说到这,老白登时乐了:“嘿,刚才你也看到了,对方可是一头诞生于混沌中的蜃龙所留下的意志烙印,可惜,却是太嫩了些,被老祖我三言两语就糊弄懵了,把老祖我当做了长辈亲人,哈哈。”

越说老白越兴奋,一脸的自豪和得意。

“你小心些!”

陈汐目光一扫四周,提醒道,“万一再被它警觉返回,那可就不妙了。”

“无碍,无碍。”

老白意气风发道,“老祖我已经从它口中套出了不少秘密,这蜃龙之界如今已经再奈何不得我们。”

见此,陈汐也不禁笑了,赞许道:“老白,干得漂亮!”

“哼,少拍老祖我的马屁。”

老白冷哼,一脸得瑟骄傲。

但下一刻它就眉开眼嘿嘿笑道,“哎呀,没想到你这小家伙也会溜须拍马,算啦算啦,老祖我这就带你们离开这蜃龙之界。”

说着,它拍动翅膀,朝远处掠去。

“跟上来,按照那蜃龙的说法,这片道域名为珍珑,乃是很久之前祖龙道主的埋骨坟冢。”

“这里可不止蜃龙之界这一道凶险之地,这也就意味着,咱们想要找到那祖龙道主的坟冢可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”

“毕竟,这些年来许多前来求索的修道者,九成九都是丧命于此,至今还未有一人能够获得那祖龙道主留下的机缘了,由此可见,此地是何等之凶险了。”

“当然,只要你们跟随着老祖我,自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了,否则还让老祖我的面子往哪里搁?”

一路上,老白一边带路,一边唧唧歪歪,嘴巴一刻都闲不住。

原本,这珍珑道域凶险无比,到处充斥劫难之气,且埋设诸多可怖杀机,自古至今不知令多少绝艳强横之辈饮恨于此,因而显得阴森可怖之极。

可如今,在老白的带领下,听着它吐沫横飞地讲解这一切,令得那原本死寂慑人的气氛也是荡然无存。

令陈汐感觉荒谬之余,也不禁有些无语,有老白这只奇葩在,好像走到再恐怖的地方,都好像会让气氛变得很……怪异。

一颗颗星辰燃烧,释放惨绿色的神焰,宛如点缀在星空坟场中的鬼火,一片死寂森然。

就是在这等气氛中,老白那喋喋不休的声音不断响起,不时夹杂一些得意笑声,任谁看见这一幕,的确会感动匪夷所思了。

“老白。”

许久之后,陈汐忍不住打断道,“我只是要找一处地方修复伤势,谁告诉你我执意要去那祖龙道主的坟冢中探求机缘了?”

老白一呆,怪叫道:“你难道能忍住?那可是一位道主留下的机缘!别人都抢破脑袋要得到,你居然无动于衷?”

陈汐没好气道:“那你敢确保,就凭我现在的状态,能够获得那一场机缘?”

老白怔了怔,竟是罕见地沉思起来,许久道:“的确有些棘手,那祖龙道主埋骨之地神秘莫测,若不好好准备一番就冒然前往,只怕还真会栽跟头不可。”

“所以,你首先要做的就是帮我寻觅一处静修之地,等我实力彻底恢复,再做其他决定也不迟。”

陈汐深吸一口气,认真说道,“更何况,别忘了在我后边,还有许多强敌正在赶来!”

“他们?”

老白却是嗤地一声笑出来,不屑道,“他们可没你这等命格,能够避开劫难之气缠身,也没老祖我带路,一旦陷入这蜃龙之界中,你以为他们有多少能存活下来的?”

“但若是他们真闯过来呢?”

陈汐皱眉道。

“罢了,听你的就是了。”

老白撇嘴道。

一盏茶后。

在老白的带领下,陈汐只觉眼前视野一变,竟出现一片漂浮着诸多白骨尸骸的星空!

那些尸骸,最小的都有上万丈长,宛若横亘绵延的山岳般,庞大无比,最大的身躯甚至横跨一颗颗星球,宛如漂浮在星空中的大陆。

那赫然都是一具具龙骸!

密密麻麻,铺满了这片星空,场景极为震撼。

“这是万龙陵,乃是当年为那位祖龙道主陪葬的一些龙族强者,切记,别碰那些龙骸,否则会招来意想不到的灾劫!”

到了这里,老白神色陡然变得严肃,认真传音提醒陈汐和小宝。

喜欢符皇请大家收藏:()符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