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83章 蜃龙之界

传闻中,祖龙道主陨落时,曾以无上手段筑就葬身之墓穴,并且还留下了一场无上机缘。

有人说是一缕龙魂。

有人说是来自祖龙道主的一股本源之力。

也有人说是一颗蕴含着祖龙道主全部传承烙印的龙珠。

可谓是众说纷纭。

但毋庸置疑,这绝对是一场无上机缘。

也因为这个传闻,在这无垠岁月,这一片充斥诸多杀机的凶险星域,也是吸引了不知多少修道者前来探索。

可惜,最终他们非但未曾找到这一场无上机缘,反而大多数人因此而丧命其中。

直至如今,有关这一场机缘的传闻早已变得沉寂,极少再有人知晓,但对泰镜帝君这等人物而言,却并未曾忘却这一段传闻。

哪怕他也无法断定祖龙道主留下的那一场无上机缘究竟是什么,但却很清楚,哪怕只是搜寻到祖龙道主的尸骸,都称得上是一场机缘!

为何?

因为和其他道主境存在不同,这位祖龙道主可是一头真正的龙!诞生于混沌中的先天神祗,比之麒麟、狴犴、白泽、獬豸这等神兽的血统都高贵出一大截。

能够与之比肩的,也只有真凰这等神禽。

而祖龙道主一身修为通天,臻至道主层次,其留下的一具尸骸岂可能寻常了?

哪怕就是再没用,也足可以用其尸骸锻造出一件神兵来!

当然,若真寻获得到祖龙道主的尸骸,只怕没人会如此暴殄天物了。

这些年来一刹那间在泰镜帝君心中一闪而过,令得他望向那一片“珍珑道域”的目光中也不禁带着一抹火热。

此次,若是能够在斩杀猎物的同时,还能获得一场无上机缘的话,那可就是一场莫大造化了!

但很快,泰镜帝君就有些犹豫。

这一场机缘,自古至今都有人在寻觅,可毫无例外,所有人都失败了!而且下场凄惨,不是身陨,便是没了消息,没有一个善终。

在如今的修行界中,这亡灵星系简直就是一片禁区,令人不敢越雷池一步,一旦踏足其中注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更何况,据泰镜帝君了解,敢于进入这片星域的修道者,无一不是绝艳强横之辈,生前威名赫赫,可抵达此地之后,就再没了音讯……

在这等情况下,泰镜帝君对自己实力再自信,也是不敢冒然大意了。

嗖嗖嗖……

就在此时,一阵时空波动骤然翻滚而起,映现出一道道身影来,赫然是那些来自帝域少昊氏的祖神境强者。

这让泰镜帝君顿时从沉思中清醒过来,目光一扫众人,眉头不禁一皱,道:“怎会只有你们十一人?其他人呢?”

那些祖神强者脸色皆都有些难看,不少人眉宇间更是残留着一抹惊悸,似在路途上遇到了什么可怖的事情。

“十五长老,这一路上凶险天灾太多,我等能侥幸抵达于此,已算是侥幸了,至于其他人,恐怕……”

有人开口,声音中透着一抹沉重。

泰镜帝君脸色顿时一沉,拿出须弥云相盘,仔细检查烙印其中的气息,登时就发现,除了被陈汐杀死的那两位祖神强者,单单是在这一路的追踪中,竟有三位祖神强者遭劫!

连须弥云相盘上都没了他们的气息,显然已彻底毙命!

“真是废物!”

泰镜帝君冷声喝斥,虽然他也清楚,这一路上充斥诸多凶险的陨石群、时空断裂带、星涡黑洞、斑斓光雨……堪称是大凶之地,对祖神境都有着极大威胁。

可是一想到连那个陈汐都能安然抵达于此,而那三个祖神强者直接就死在路上,未免显得也太过窝囊废。

此时伫足在此地的其他祖神强者皆都噤若寒蝉,心中却有些委屈,这一路上他们何尝不也是冒着极大风险才抵达于此,这等天灾哪可能是说避开就避开的?

“罢了,正事要紧,本座之前已锁定此子踪迹,可惜被他趁机逃进了这珍珑道域中,接下来……”

说到这,泰镜帝君猛地深吸一口气,咬牙道,“我们一起行动,无论其中再凶险,有本座在,你们也不必担忧了。”

珍珑道域!

闻听这个名字,一刹那间那些祖神境强者脸色皆都齐齐一变,显然他们也想起了有关祖龙道主的诸多传闻。

甚至不少人流露出一抹深深忌惮,迟疑不已。

可惜,眼下泰镜帝君早已把话说死,已不容他们再出声去拒绝。

“放心,此次的行动若成功,不止可以斩杀目标,且说不定还能让我们获得一场无上机缘,到时候,本座自不会亏待你们。”

泰镜帝君狭长的眸子扫了众人一眼,许诺给他们,这才让那些祖神境强者脸色好看一些。

嗡……

泰镜帝君祭出一副碧波粼粼的山水画卷,弥漫神辉,将他们所有人都笼罩。

“走!”

下一刻,他们已冲入那宛如星空墓场般的珍珑道域中。

没过片刻,这一片虚空又是一阵波动,映照出金、青、蓝、赤、黄五道耀眼灵光。

而后这些灵光一阵波动,衍化出那太上教五灵神将的身影来。

“珍珑道域!”

“祖龙道主尸骸埋骨之地!”

“呵呵,没想到那小子误打误撞,竟闯入到了这里,也不知该说他是倒霉,还是太过幸运。”

“面对这等大凶之地,泰镜帝君都敢带着一群属下进入其中,显然不仅仅只是为了杀死那小子。”

“这可是祖龙道主埋骨之地,传闻中藏着一场无上机缘,面对这等诱惑,只怕无人能拒绝了。”

他们目光齐刷刷望着远处那万星燃烧,惨绿神焰弥漫的星空,神色各异。

“我们要不要也去试试?”

火灵将开口,她红唇如火,星眸迷离,面容妖娆绝艳,身披轻薄纱裙,体态修长,身段婀娜摇曳,浑身肌肤宛如凝脂般白嫩,举手投足露出出一抹狂野、风流的韵味。

和水灵将一样,她们是五灵神将只仅有的两名女子,一水一火,相映成趣。

“去找死么?”

为首的金灵将冷冷开口,目光如利刃似的,肃杀迫人。

“那你说怎么办,要知道那小子若是被泰镜帝君杀死,他身上的河图碎片、落宝铜钱可都会落入泰镜帝君手中!你……忍心看着这一切发生?”

火灵将慢条斯理悠悠开口,声音有着一种独特的磁性,像无形的诱惑,撩拨心弦。

“你说错了,我们等待这里便足够了,届时无论是那小子侥幸返回,还是泰镜帝君一行人从中安然脱身,我们只需将其杀死,便等于完成了任务。”

金灵将淡漠道,所提建议无非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把戏。

“若他们全部死在其中了怎么办?”

火灵将皱眉,面对这一场无上机缘,她着实有些不甘心就此等候在外面了。

“那我们更应该庆幸,并未踏足这一片大凶之地。”

金灵将毫不犹豫道,“就这么决定了,机缘虽好,可也得有命去搏取!”

其他四位灵将互望一眼,皆都默认了。

一片死寂。

这片被劫气覆盖的道域静悄悄一片,唯独只有小宝挪移时空的声音响起,诡异渗人。

一颗颗星辰燃烧,释放惨绿神焰,犹如一盏盏长明灯,在守卫一片早已埋没于岁月长河中的星空坟冢。

恢弘。

诡秘。

渗人。

进入这片道域后,陈汐敏锐注意到,上古神域中的天道之力被遮蔽隔绝在外,空气中充斥着一股令人心寒的劫难之力,似只要被沾染一丝,连神魂都会遭劫而沉沦。

但陈汐却是很快发现,这些无形的劫难之力甫一靠近自己这边,就像海浪撞在山崖上一般,溃散而返。

“果然如此,此地劫气是奈何不得你的……”老白长长吐了一口气,似刚才忍受了极大的压力般。

“你之前也不确定?”陈汐眉毛一挑。

“呃。”

老白神色一滞,似有些语塞,旋即就嘴硬道,“老祖我……以前那遇到过像你这样的怪胎,不确定也正常嘛,更何况现如今你不也已经看到,那些劫气不的确奈何不得你么?”

陈汐没好气瞪了这只老鸟一眼:“若是真发生什么意外,你也别想活了!”

“陈汐,我们朝那个方向行进?”

小宝疑惑开口,自打进入这片星域,它就彻底便忍不住方向,犹如进入一片迷宫般,到处都是燃烧的星辰,到处都是惨绿色的神焰,令人心头发毛。

陈汐一怔,目光扫视四周,心中不禁一惊,他竟也再无法判断任何方向!

“该不会……我们陷入了某种禁制中?”

陈汐皱眉,飞快推演。

“不是禁制,是‘蜃龙之界’!”

老白脸色奇差,气急败坏道,“这里怎会出现这种该死的鬼东西!”

陈汐心中顿时一凛,惊道:“此物很厉害?”

老白却似是失去耐心,飞快道:“先别管厉害不厉害,待会你和这小猴子都别出声,前往不要露出任何畏惧,否则咱们这次可就彻底栽了,至于其他一切,就交给我了……”

声音还未落下,倏然之间,异变陡生!

喜欢符皇请大家收藏:()符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