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2章 气运炉鼎

嘭!

丙字十九号房,鬼眼雕浑身一震,被黑雾覆盖的左眼中骤然发出一声震响。

然后,一缕泛着暗绿色的血浆从眼瞳汩汩流出,划过他那因震惊而变得微微苍白的脸颊,显得诡异森然无比。

“大哥!”

一旁的燃雪道人惊得霍然站起,不清楚发生了什么。

“纪元神宝,果然是纪元神宝……这可是大劫的征兆啊……”

鬼眼雕恍若未闻,失神喃喃。

大劫?

看着一向沉稳冷漠的鬼眼雕这般失魂落魄的模样,不禁令燃雪道人悚然一惊。

“走!”

鬼眼雕下一刻,就擦拭掉脸颊上的血渍,转身而去。

“不等拍卖会结束吗?”

燃雪道人怔然。

“这东西……呵呵,想要活命,就现在离开!”

……

南海拍卖行外。

冷风吹面,令陈汐情绪稍稍冷静起来。

之前发生的一幕幕太骇人,一尊石质炉鼎而已,竟产生那般可怖异象,惊扰心神,令老白也近乎失控,这可未免太可怖了。

毋庸置疑,那必是一件纪元神宝无疑。

可让陈汐想不明白的是,哪怕此宝拥有逆天禁忌之威,为如今的天道所不容,对此早已深谙清楚的老白,也不应该如此失态才对。

难道……它从那石质炉鼎中看出了一些什么?

想到这,陈汐忍不住看了看老白,却见后者神色怔怔,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,也不知在思索什么,显得很是安静。

“公子,咱们这就离开暗市么?”

钱安追上来,低声问道。

“离开。”

陈汐毫不犹豫道。

这一次暗市之行,已经让他收获了“金纹荆棘”和“离殒玄神浆”,凑齐了所有神材,也是时候该返回太初观了。

钱安见此,当下拿出一块玉箓,猛地捏碎,一道门户倏然出现在虚空中。

然后,陈汐和钱安一起踏入其中,倏然消失不见。

……

就在他们两人刚离开不久,鬼眼雕和燃雪道人的身影悄然出现。

“怎么会是他?”

鬼眼雕皱眉,苍老容颜上带着一抹惊愕。

之前,他已托人去查那甲字三十六号贵宾房的目标身份,但却万万没想到,对方竟是他之前早已锁定的另一个目标——那个发出悬赏令的年轻人!

换而言之,此次他要要对付的,竟是同一个目标!

“大哥,这岂不是更好,此子身上宝物众多,且之前又在拍卖会上抢走了您看中的一件宝物,只要杀了他,可谓是一举两得,再好不过了。”

染血道人目光闪烁,泛着一抹狠戾之色。

“这小子……可是和长乐帝君、玄武帝君大有渊源啊。”

鬼眼雕有些迟疑。

“那两位帝君如今只怕正在竞价那一件纪元神宝,只要咱们抢在之前杀了那小子,立马就离开南海域,到时候,谁还能找到得咱们?大不了找个偏远的域境先躲一段时间。”

燃雪道人有些着急道,“大哥,已经不能再犹豫了,否则煮熟的鸭子也都飞了。”

鬼眼雕见此,脸色变幻许久,最终一咬牙,道:“通知其他首领,一起按照原先计划行动!”

燃雪道人喜道:“正当如此!”

……

灵航神城。

依旧如以往那般繁华,热闹非凡。

陈汐辞别了钱安,便和老白一起,沿着街道朝城外行去。

烈日高悬,碧空如洗,街道上川流不息,车水马龙,喧哗的声音此起彼伏响起。

和暗市中的氛围相比,这种氛围没来由让陈汐心中平稳不少。

“大劫要来了。”

莫名其妙地,一直沉默的老白轻叹出声。

陈汐一惊,忍不住问道:“之前究竟发生了何事?”

“之前老祖我让你拍下的那件宝物,同样也来自上个纪元,那是一颗圣巫头骨。”

老白没有回答陈汐,而是提及了那一件黑黝黝形似头盖骨的宝物。

“你大概不清楚,圣巫便是上个纪元拥有惊天动地之威的大能者,堪比如今的道主存在。”

陈汐悚然,这么说的话,那宝物岂非就相当于一位道主的头盖骨?

“圣巫的头骨,便是他自身的本命骨,其内烙印着有关他的记忆、传承以及留下的秘文,价值无量,在上个纪元,当出现这样一件宝物,足可以引起一场波及天下的浩劫,令无数人不顾一切争夺。”

老白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深沉的味道,“不过对这个纪元而言,出现这样一件宝物,可着实有些不祥,或者说……你把它当做一种纪元神宝也可以,注定会被这天道不容。”

顿了顿,老白忽然仰头,慨然道:“但这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每当世间开始出现这等宝物,也就意味着……劫难!”

劫难?

陈汐皱眉,从很早之前,他便历经重重劫难,更因为劫难之说,和太上教产生过诸多争端,早已对此习习以为常,甚至有些麻木。

在这等情况下,他的确有些无法理解究竟是什么样的劫难,会让老白心境如此凝重。

“呵呵,原本如仅仅如此,倒也不算什么,甚至老祖我有手段足可以瞒天过海,从这圣巫本命骨中勘破出一些好东西来。”

老白叹了口气,“谁曾想,在拍卖会上竟出现了一尊气运炉鼎了!”

说到这,它不禁有些烦躁,咬牙道,“这玩意在上个纪元而言,就是汇聚一个纪元气运的至宝,无可替代,谁拥有它,就等于受到了天道力量的庇佑,想死都绝不可能,可是……搁在如今,它就是灾祸之征兆!”

陈汐听到心中久久无法平静,气运炉鼎?汇聚一个纪元的气运?这对如今的他而言,简直太过匪夷所思。

以前,他哪曾听说过这等宝物了?

“对了,之前你可从那一尊炉鼎中看出了一些什么?”

老白忽然问道。

陈汐怔了怔,皱眉追忆道:“看见了那一口炉鼎在无垠虚空中穿梭,跨越了诸天万界,漂流过宙宇星空,对了,炉鼎中还盘膝坐着一个女人……”

“她似乎在追寻什么,历经了无垠岁月,孤零零一个人,独自在前行,可是后来……她似乎也不可避免地陨落了。”

陈汐一想到之前所看见的一幕幕,心中就禁不住涌出一抹孤寂、苍凉的情绪。

这让他心中也很不适,不禁摇了摇头,深吸一口气,将这一缕情绪给摒弃掉。

“女人?驾驭气运鼎炉?”

老白神色变得奇怪,“看来,她是在寻觅一个躲避纪元覆灭之后的出路……可惜,她终究不是气运鼎炉,按你所言,她最后应该也没有成功。”

“你是说,上个纪元覆灭之后,她驾驭气运炉鼎在寻觅出路?”

陈汐震惊。

“应该如此。”

老白沉吟,它忽然狠狠摇了摇头,嘿嘿笑道:“算了,反正和老祖我无关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说到这,它深呼吸一口气,又恢复了那一副得意洋洋的德性,道:“小家伙,得知这一切后,是不是心慌的很?别怕,征兆而已,这上古神域延存至今,可不知历经了多少大劫,至今依旧不朽而长存,想要覆灭……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”

原本,陈汐有些没好气地瞪了这只老鸟一眼,可是听到最后一句,心中却没来由一阵悸动。

但旋即,他就摇了摇头,一切都是老白的推断而已,甚至连它都不敢妄自断定,他又何必去杞人忧天?

“陈汐,老祖我要闭关一段时间,好好参悟这圣巫本命骨,没有老祖我的庇佑,你自己可要小心了。”

老白忽然又嘿嘿笑着开口,一副狂热的模样,“等老祖我闭关而出的那一刻,说不定还能帮你参悟出一些上个纪元的无上法门来,到时候,你可别太感动了。”

“闭关吗?我可是求之不得。”

陈汐一阵无语,这老鸟又开始不正经了,他一把拽住对方,很是粗暴地将它给藏在了体内。

没了老白的聒噪,顿时之间,整个世界都清净了。

唰!

没有迟疑,陈汐身影几个闪烁,便离开了灵航神城,朝星空外飞遁而去。

……

星云旋转,亿万星辰闪烁,飘曳着如梦似幻的光泽。

陈汐立在星空中,远远看着那一颗普陀星,想起这一路的经历,也不禁有些感慨。

一晃眼而已,将近半年的时间便过去了,也不知那位太初观的娘娘准备如何了。

陈汐拿出一截紫竹枝,这是离开太初观时,那一头白灵鹿所赠,只要折断,它便会主动前来接应。

不过,就在陈汐打算折断紫竹枝时,一道声音忽然从远处星空传来——

“可恶!你是夜枭星盗团四首领孽龙苌恨!你……你要做什么,救命,救命啊!”

声音惊怒中透着一抹惶恐和悲切。

陈汐手中动作一顿,眯着眼睛朝远处望去。

一刹那间,陈汐就感知到,在极远处一座星系中,一道雄峻的身影正在追杀一名女子,那求救的声音,正是那女子所散发出来。

那女子危险之极,险象环生,随时都可能遭遇不测,她不断逃遁,却根本无力挣脱对方的追杀。

“孽龙苌恨?”

陈汐黑眸中泛着一抹幽邃冷冽的光泽,将手中的紫竹枝悄然收起,下一刻身影便朝那边掠去。

喜欢符皇请大家收藏:()符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