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4章 通天门户

这家伙倒也并非表面上那么狂妄……

看着昆吾青离开,陈汐皱了皱眉,倒是不敢小觑这些来自帝域的古老世家子弟。

其实想想也是,能够拥有神灵至尊潜质,且将名字跻身封神榜单上的,又怎可能会有一个蠢货了。

没有再多耽搁,陈汐继续朝前挪移而去。

按照羽澈女帝的指点,只要一直往葬神海深处挪移,必然就可以看见莽古荒墟的入口。

对于此,陈汐倒是深信不疑,因为在这一路上,他发现其他修道者也都如同他一样,沿着固定的方向一路挪移。

……

不知不觉,已是数天过去。

这些天中,陈汐一路上几乎把时间都用在了赶路上,因为拥有苍梧神树的缘故,令得他根本不必花费多少时间恢复体力,便可一直挪移持续挪移下去。

就这样,竟是超越了不少提前行动的修道者,直至后来,甚至很长时间都再看不见一个身影。

不过陈汐却很清楚,距今为止,他可还没能超越那雒少农、迦南、公冶哲夫。

所以,心中也不可能生出什么自豪情绪了。

这数天的前进,也是令陈汐发现,不少修道者皆都如同那昆吾青一样,在寻觅着各种机会伺机猎杀海中的凶兽,当然,也不乏一些发生在修道者之间的战斗和厮杀。

这让陈汐不禁有些奇怪,难道猎杀这海中凶兽,对进入莽古荒墟还有什么帮助不成?

抱着姑且一试的打算,陈汐一路上倒也猎杀了七八头凶兽。

不过他倒并没有像昆吾青那样以修道者的尸骸血肉为诱饵,而是直接把自己当做诱饵,放出一些血渍来吸引凶兽,十次中,倒也能成功一两次。

然后,他将这些凶兽的尸骸都收集起来,以备不时之需。

……

轰!

这一天,当陈汐行进在一片海域时,再次以同样的方法,引诱出一头生着三足,背脊长满玄青尖刺,头颅如牛,模样极为怪异的凶兽来。

它冲出海面,浑身尖刺猛地扩散,宛如一柄柄长矛似的,猛地朝陈汐覆盖而来。

锵!

陈汐手持剑箓,不慌不忙一斩而去。

哗啦~~

可就在他出手的同时,一抹雪亮匹练破时空而来,化作一轮残月镇杀而下。

噗!噗!

陈汐的剑,和那一轮残月几乎同一时间斩杀在那一头凶兽身上,将其身躯硬生生斩为三截,血水迸射,当即便惨死当场。

陈汐见此眼眸微微眯着,并没召集去清理战场,而是朝一侧扫视而去。

“咦,没想到,道友咱们又见面了,好巧啊。”那里的时空中,浮现出一道身影,面容狭长,一袭绿袍,正是那昆吾青。

“对我而言,你的到来可是很不巧。”陈汐淡然道,他才不会认为这是一次偶然的见面。

“呵呵,道友可别误会,我只是见你实力不俗,忍不住想要和你合作一番。”

昆吾青笑吟吟道,“凭借咱们两人的能耐,若是能一起行动,就是进入那莽古荒墟,也足可以不惧任何人了,而那时对于夺取那一株九品帝阶祖源道根也必将不费吹灰之力,道友以为如何?”

说到这,他一拍额头,笑道:“当然,为了表达诚意,我昆吾青愿对天发誓,绝对不会做出坑蒙合作伙伴的举动了。”

若是换做其他修道者,面对这等邀请只怕非心动不可,毕竟,这家伙又是发誓,又是许下美好前景的,再加上自身又是封神之榜灵神境中排名前二十的存在,想不让人心动都难。

不过陈汐却是想也不想就开口拒绝:“抱歉,我习惯了一个人独来独往,道友好意我心领了。”

他可是很清楚,对方说的好听,到最后只怕连自己的骨头都会毫不客气吞掉了。

与之合作,无疑是为虎作伥,殊为不智。

昆吾青皱了皱眉,认真道:“道友,你不再考虑考虑?据我所知,不少神灵至尊如今都已各自结伴,开始一起行动,在这等形势下,你一个人若想在莽古荒墟中有所斩获,希望可渺茫的很。”

陈汐笑道:“多谢道友相邀,我心意已决。”

昆吾青脸色一沉,似有些不悦,旋即又忽然笑起来,点头道:“好,很好,人各有志,我也不勉强,那就祝道友你一路顺风,旗开得胜,告辞。”

说罢,他深深望了陈汐一眼,便转身呼啸而去。

“这家伙,无缘无故欲要和我合作,明显心怀不轨了……”陈汐看着昆吾青离开的方向,唇边泛起一抹冷峭弧度。

旋即,他就是眉头一皱,意识到一个问题,若真如昆吾青所言,那些神灵至尊都已各自结盟,那问题可就有些严重了。

以公冶哲夫的威望和身份,只怕轻轻松松都能拉拢到一些神灵至尊一起合作了。

而在这等情况下,陈汐欲要阻拦对方夺取祖源道根的行动,明显就会变得困难重重。

“难道,真要先找一些人合作一番?”陈汐沉吟许久,最终还是摇了摇头,不再多想,打算先进入莽古荒墟,视情况而采取行动。

接下来,陈汐着手将杀死的那头凶兽尸骸收走,便继续朝前飞遁而去。

一路再无遇到什么波澜。

就这样又足足行进了七天时间,就在陈汐都感觉自己都差不多横跨了上百个宙宇的距离时,忽然,他眼瞳骤然一缩,伫足停滞在半空中。

在他的视野中,极远处的海域上空,浮现出一个巨大无比的门户,擎天而立,壮阔广袤无比。

这门户大的不可思议,宛如开凿在宙宇间的一个黑洞,能将乾坤都吞噬。

能够清楚看见,一颗颗星球被海水推动,随波逐流般滚入进了那门户之中,眨眼消失不见。

那可是星球!

足可以让千万生灵栖居其上,可和那门户一比,就像小孩子手中玩的弹球似的。

而陈汐伫足之前,简直就像立在天门前的一只蝼蚁般,如此之渺小,宛如蚍蜉草芥般微不足道。

几乎是一瞬间,陈汐就断定,那便是通往莽古荒墟的入口!

事实也正是如此,就在此刻,陈汐赫然看见,在那门户之前的海面上,还伫足着一个个黑点,那赫然是一个个的修道者。

他们正在不断靠近,化作一道道遁光,腾空朝那门户之中掠去,很快就消失不见。

陈汐伫足原地,凝视许久,等那些身影消失得七七八八,这才展开行动。

随着越来越靠近那一道擎天而立的门户,一股浑厚无比的莽古混沌气息也是扑面而来,压迫得陈汐脸色也是微微一变,呼吸变得有些困难。

他连忙运转全部修为,方才化解掉这一股压力,不过也正是如此,让他愈发认识到,且不提那些祖神境以上的大人物,单单是洞微真神前来,绝对无法靠近那门户一步了。

直至抵达那门户之前,陈汐脸色已是凝重无比,那一股莽荒混沌气息太浓烈了,宛如实质,不断从门户深处喷薄而出,令得他挪移时都变得滞涩,行动迟缓起来。

“莽古荒墟……看来那其中的天道法则,只怕都是由这一股气息所衍化,进入其中,也不知会遇到何等凶险了……”

陈汐深呼吸一口气,目光中闪过一抹决然,闪身便朝那门户之中冲去。

令他意外的是,就在刚进入门户那一刹那,一股无可匹敌,无法抵御的恐怖吸力猛地笼罩全身,将他整个人裹挟,下一刻,他眼前一黑,便不受控制地被带入到了那门户深处。

……

苍穹旷远,山峦莽莽,天地间涌动着一股澎湃的莽荒气息,宛如一刹那间回到了太古岁月,回到了那混沌初开,鸿蒙刚生的时代。

一切都充满了原始的味道。

这里看不见人烟、看不见城池、看不见任何的建筑,只有茫茫的山川、湖泊、古林……

一片山岳前,陈汐伫足,将这一切看在眼中,神色间带着一抹惊诧,这就是莽古荒墟?

在他之前的预想中,还以为这里是一片死绝之地,到处充满各种被遗弃的荒芜废墟,谁曾想,竟是这样一片所在。

忽然,陈汐眼眸一凝,赫然看见,在不远处的一座崖壁岩石缝隙中,竟生长着一株弥漫着混沌光泽的神药。

它约莫一尺高,花叶纤柔,飘曳在风中,每一寸地方都烙印混沌纹理,蕴生道韵妙谛,释放出丝丝缕缕的氤氲光泽。

这明显是一株罕见的神药,品相不凡,超出陈汐想象,以往根本未曾见过。

而就在这一刹那,陈汐起码在那崖畔上发现了三株像这样的神药!

“这里……果然处处充满难以想象的机缘。”陈汐心中禁不住惊叹,实在很难想象,这莽古荒墟之中,究竟埋藏着多少神藏了。

嗡~

不过,就在陈汐打算前去采撷神药时,忽然脑海中的河图碎片竟是悄然运转,再次浮现出了那一副染血残剑图案。

和以往不同,这一次的图案显得极为清晰,残剑上的血渍,鲜红透亮,都似乎快要流淌出来一般。

更为令陈汐意外的是,就在这一刹那,他分明从这染血残剑图上感受到了一股与以往不同的恐怖剑意,充盈着莽古、旷远、原始的味道,刺激得他神魂都一阵颤粟!

喜欢符皇请大家收藏:()符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