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5章 紫冰仙城

道皇神宫。

“你是说,近些天太上教分布在仙界的势力,皆都撤离了?”陈汐有些意外。

“不错,那些原本被太上教控制的势力,如今都被太上教所弃。”邱玄书点头道。

“可打探出原因?”陈汐沉吟道。

如今浩劫悬立诸天之上,正是太上教席卷三界的大好时机,甚至他们如今都已侵占了大半仙界。

可就是在这等情况下,太上教渗透在仙界的势力,竟然纷纷撤离,这未免就有些太奇怪了。

邱玄书道:“如今仙界都在盛传,太上教内部发生了变故,已无暇再理会外界事宜,而据我所了解,太上教所在的三十三重天,这些天似乎的确发生了些变故,不过却不敢确定是否和他们内部的纷争有关。”

陈汐想了想,道:“如果这是真的,似乎也算一桩喜事了。”

邱玄书笑道:“正是如此,现如今投靠咱们的各大势力,都已摩拳擦掌,纷纷要趁此时机,对太上教展开反攻。”

陈汐挑眉道:“你怎么看?”

“我觉得,与其死守在此,倒不如去试一试。”邱玄书沉吟片刻,方才说道。

陈汐摇头:“太上教诡计多端,以权谋之术冠绝天下,现如今局势忽然发生转变,谁又敢确定,这不是太上教的欲擒故纵之术?”

邱玄书一怔:“那师叔以为该如何做?”

“自然是先打探出具体情况再说。”

说到这,陈汐忽然把目光望向邱玄书,道,“玄书,无论太上教是否在故布疑阵,有些事情,已经到了该做出了断的时候了。”

邱玄书心中一凛,道:“师叔可有什么打算?”

“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。”陈汐轻轻一叹,眼眸遥遥望向神宫外,穿过无垠虚空,望向了诸天之上。

那里,有着一道苍穹门户矗立,乃是通往末法之域的入口。

这些天,他心中已经不可抑制地升起一抹征兆,若再不抓紧时间前往末法之域,恐怕这辈子都再无法抵达上古神域。

并且他的修为,也已达到了突破神境的边缘,这时候哪怕不借助道果之灵的力量,也用不了多久,便能晋一举级封神!

到那时,自己即便不想走,也会被天道秩序神链察觉,强自拘囿带走。

所以,他必须抓紧时间,在自己前往末法之域前,将三界中的事情全部安排妥当,而太上教这个毒瘤,自然得彻底挖除了。

陈汐一句话,就令邱玄书明白了其中意味,心中不禁又是一震,道:“师叔,既然如此,我陪您一起前往三十三重天走一遭?”

陈汐摇头:“不用,只是打探消息而已,我一人足够了,更何况,学院还需要有人坐镇,离开了你,其他人我都不放心。”

他说的是实话,现如今的学院中,邱玄书的实力是仅次于他的存在,且还是他的师侄,相较于其他人,他更信任邱玄书来坐镇大局。

这倒并非是说陈汐对王道庐、周知礼他们有所猜忌,而是他们的境界和实力,相对而言有些逊色,短时间内或许可以掌控学院,时间久了,就容易出现乱子。

而陈汐这么说,更有一个深层含义,那就是若有朝一日他离开前往末法之域,这学院院长的位置,也将交由邱玄书!

“师叔,这……恐怕有些不妥吧?”邱玄书自然明白陈汐话中意味,禁不住吃了一惊,要知道,细算起来,他可不是道皇学院中人。

“这道皇学院是季禺师叔所缔造,而季禺师叔则是你的师叔祖,这院长之位传承给你并无任何不妥。”

陈汐轻声解释了一句,便做出了决断,不容邱玄书再推辞。

……

“我要前往三十三重天一趟,放心,我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做出决断后,陈汐又找到梵云岚,跟她说明了一切。

“那可是太上教宗门所在地,凶险无比,你一个人……”梵云岚担忧地看着陈汐,着实不愿他一人去冒险。

陈汐抓住梵云岚的手掌,认真道:“有些事情,终究要了断一下的,更何况,你还不相信我的实力么?”

梵云岚仰头望着陈汐的眼眸,道:“那你早些回来。”

并无什么叮咛嘱咐,她很清楚,陈汐既然已经做出决断,那就根本无法再更改,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静静等待他归来。

“嗯,不要把此事告诉诺诺。”

陈汐笑了笑,忽然低头,吻了梵云岚一口,在对方惊诧略带娇羞的神情中,洒然转身而去。

“这家伙……总算主动了一次……”

梵云岚咬了咬红唇,清眸盈盈,绝美莹白的脸颊上升起两朵红晕,如霞燃烧,娇艳不可方物,那刹那间流露出的美丽,令天地都黯然失色。

“娘,他呢?”

半响后,陈诺无精打采地走来,打着哈欠,不过当看见只有梵云岚一人时,她不禁微微一怔。

每天这时候,陈汐就会来悉心指点修行,风雨无阻,她想要偷懒,都会被梵云岚恶狠狠逼来,渐渐地,反而养成了习惯。

“谁?”

梵云岚怔怔,依旧未从刚才那一幕中回过神来。

“他啊。”

陈诺疑惑地看了梵云岚一眼。

“走了。”

梵云岚猛地清醒过来,扫了女儿一眼,“现在你可以高兴了,这些天不会再有人逼你修行了。”

说着,她转身而去。

“走了?”

陈诺一呆,咧嘴想笑,可却发现自己竟笑不出来,反而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,他……怎么走了?不是说要一直陪我修行么?

“娘,你等等,他究竟去了哪里?为什么要失约?这个大骗子,我以后都不会再相信他了!”

陈诺有些愤怒,一路小跑追上梵云岚飞快说道。

“诺诺,他不止是你父亲,更是道皇学院的院长,最重要的是,这些年他并不亏欠我们母女。”

梵云岚止步,抬手抚摸着女儿的头发,轻声道,“你也已经长大了,不是吗?”

陈诺怔了怔,抿嘴低头,许久才低声道:“我只是……想让他更关注我一些,并不是无理取闹的小孩子。”

梵云岚探手把女儿抱在怀中,喃喃道:“娘理解,只是你要明白,像你父亲并不是无所不能的,他也需要别人去理解和支持……”

说到这,梵云岚声音中已带着一抹伤感,“他一路从凡间走来,别人只看到了他的荣耀,他背后所受的苦和孤独,除了咱们,又何谁会去真正的关心?”

……

唰!

虚空波动,陈汐身影连连闪烁。

一炷香后。

冰穹仙洲,紫冰仙城。

陈汐的身影凭空浮现。

太上教山门所在的三十三重天,自成一界,名为“太上境”,神秘无比,自古至今,极少有人能探知其具体在哪里了。

陈汐也不能。

但却可以去找人问。

在他临出发前,已经从邱玄书那里得知,这紫冰仙城中的“南宫氏”宗族,在浩劫席卷之初,便被太上教势力渗透掌控。

如今太上教势力纷纷撤离仙界各大区域,这南宫氏也并不例外,不过据邱玄书所掌握的情报,南宫氏中的太上教门徒,还未彻底撤离。

……

紫冰仙城,便是南宫氏的大本营。

此刻,在其宗族大殿中,一众长老大人物汇聚,目光齐刷刷望向了主座上的一位枯瘦灰发老者。

他乃是南宫氏唯一一位存活了百万年之久的老古董南宫烈,一位隐藏极深的仙王境存在。

“此次召集尔等前来,乃是有一件大事要宣布。”南宫烈开口,声音沙哑低沉,充斥一股至高威严。

众人心中一凛,洗耳恭听。

“我近日要离开宗族一趟,有可能很久不会再回来,以后家族之事,便需你们在座的诸位去承担,切记,如今仙界局势扑朔迷离,万不可做出任何过激举动,更不要泄露我们南宫氏和太上教的关系!”

南宫烈神色严肃,带着一股命令般的冷厉味道。

“老祖放心!”

“老祖不必担忧,我等自不会拿宗族性命开玩笑。”

众人纷纷应答。

当天晚上,南宫烈孤身一人离开宗族,施展挪移之法,悄然离开了紫冰仙城。

“南宫烈?”

不过,就在他刚挪移到紫冰仙城外,就感觉浑身一阵滞涩,竟再无法挪移,身影顿时被从虚空中逼迫出来。

也就在这一刻,一道声音在他耳畔响彻,令得他当即脸色一变,“谁?”

“带我去三十三重天,可免一死,否则整个南宫氏都将和你一起陪葬。”

那一道声音再次响起,渺渺冥冥,令南宫烈根本无法锁定具体位置,这让他心中又是一沉,多年的经验,令他刹那间就分辨出,敌人的实力,起码要在自己之上!

“朋友,只怕你搞错了,老夫可不是太上教门徒,怎可能知道三十三重天的位置?”南宫烈深吸一口气,缓缓开口。

“我耐心有限,三个呼吸之内,若不答应,我会让你亲眼看着整个南宫氏覆灭。”声音响起,平静淡然,旋即便又陷入沉寂。

三个呼吸!

屠灭南宫氏一族!?

南宫烈眼瞳骤然一缩,须发怒张,浑身汗毛都倒竖起来,惊怒到了极致。

喜欢符皇请大家收藏:()符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