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28章 轩辕破晓

陈汐摇头笑道:“没事。”

对于如今的陈汐而言,废了左丘亭一条右臂的确不算事,就是杀了左丘亭,他都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。

可很显然,他这样的答复,却令阿秀无法满意,于是她直接拉过一旁一位侍者问起了事情的缘由。

那侍者哪会不认得这位轩辕氏的小公主,当即就恭恭敬敬把刚才发生的一切和盘托出。

“你们……居然让小雨来侍奉宾客?”

得知这一切,阿秀顿时眼睛一瞪,恼火道,“这是谁安排的?”一派兴师问罪的模样。

那侍者心中咯噔一声,吓得说不出话来。

陈汐之前也在疑惑,戚小雨可是自己安排在轩辕氏的,怎会沦为了仆从婢女一类的角色?若这是真的,陈汐心中只会更不舒服。

戚小雨却在一旁低声解释道:“不怪他们,是族中缺少迎宾的人手,我闲来无事就来帮忙了,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做,所以就……就……这样了。”

陈汐顿时恍然,探手拍了拍戚小雨肩膀,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道:“你这丫头未免太善良了,以后可不要再这么做了。”

戚小雨连忙点头。

不过即便如此,陈汐还是暗自决定,这次参加寿宴结束后,就把戚小雨和柳剑恒带走,将两人一起安置在禹皇九州鼎中,这样一来,他们也能够和九华剑派那些门人相见,自不会再“寄人篱下”了。

“还有那个左丘亭,还真够有胆子的,居然敢在我轩辕氏的地盘上撒野,等回头再找他算账!”

阿秀兀自余怒未消,这次是她邀请陈汐来参加寿宴的,可却在自家地盘上发生这样的事情,这让她哪能不生气了。

“好了,这可是轩辕破晓前辈的寿宴,不要让这点小事影响了自己心情。”陈汐哑然,主动安慰了阿秀一句。

阿秀哼唧了几声,这才作罢。

……

这一场小风波转瞬即逝。

陈汐带着戚小雨和阿秀一起,来到了大殿一角坐下,饮酒品茗,倒也颇为清闲。

不过陈汐还是能够注意到,大殿中不少目光都在有意无意地打量着自己,目光中并无多少恶意,以好奇居多。

对于这一切,陈汐早已坦然,哪怕他自己不愿意,也不得不承认,现如今的仙界中,只怕没有谁不认得自己的。

这就是威名,尤其是当陈汐斩杀左丘空、彻底和上古七大世家之一的左丘氏撕破脸皮之后,他在仙界中的名望已是达到了如日中天,天下无人不识君的地步。

当看见他出现在轩辕破晓的寿宴上,自然会引起各方大人物的关注。

尤其是,之前他还动手打断了左丘亭的胳膊,虽说他本意只是为了替戚小雨出一口恶气,但落入其他人眼中,意义却变得有些耐人寻味了。

或者说,大多数人认为,正是因为陈汐和左丘氏关系交恶,才会借此机会狠狠羞辱了那左丘亭一番。

当然,陈汐才不会承认这一点。

“吉时到——!”

很快,一道清亮的声音在大殿中响彻,伴随声音,一行人从大殿一侧鱼贯而出,将在座所有目光都吸引了过去。

那一行人为首的是一名瘦削高峻的中年男子,浓眉如刀,眸光如电,身披一袭简约黑袍,举手投足之间,散发出一股迫人的杀伐铁血之气,摄魂夺魄。

此人,赫然就是拥有着“铁血王”称号的轩辕氏老古董轩辕破晓!

当看见他出现,在座一众宾客皆都神色一肃,仔细朝轩辕破晓打量而去。

对于他们这些宾客而言,此次前来明面是是为了给轩辕破晓祝寿,实则也是为了要看看,闭关八千年而出的轩辕破晓,此次如此劳师动众地大摆寿宴又是出于怎样的动机。

“果然,这老家伙已经晋级仙王境了……”

人群中,一名身材低矮的黄袍中年眼眸一眯,心中禁不住惊叹,“轩辕破晓、轩辕破天、轩辕破军三兄弟之中,终于出现了一位仙王境存在,这若传出去,可足以震惊仙界了。”

这黄袍中年名叫钟离尘,乃是上古七大世家之一钟离氏族中的一名长老,此次也是为轩辕破晓祝寿而来。

这一刻不止是这钟离尘,在场不少大人物也是从轩辕破晓所展现出的气度中判断出,对方闭关八千年之后,竟已臻至了仙王之境!

一时之间,他们望向轩辕破晓的目光都变得不同了。

陈汐也同样察觉到,他虽然如今只有圣仙境界,可别忘了他可不止一次和仙王境至高存在接触过,对那种至高伟岸的气息极为敏锐,自是一眼就判断了出来。

若换做其他圣仙境存在,只怕就无法看出这一切了。

归根究底,无非是一句话:眼界的不同,能够看到的东西也不同。

陈汐如今的眼界,早已盯到了封神境层次之上,能够分辨出轩辕破晓这位大人物晋级仙王境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“怪不得这次寿宴如此隆重,原来是轩辕破晓晋级仙王境了……”陈汐若有所思,隐约明白了轩辕氏举办此次寿宴的目的,就是要无声地展露一下自己的底蕴和肌肉,从而达到威慑其他势力的作用。

当然,这仅仅只是陈汐的推测。

“哈哈哈,八千年未曾现身世间,想不到今日竟能得到这么多同道前来庆贺,老夫在此多谢诸位了。”

这时候,轩辕破晓立在大殿中央大笑出声,声音宏大,颇为豪爽。

其他宾客见此,也是连忙作揖,上前一一向轩辕破晓道贺。

既然是道贺,自当送上寿礼,并且这等寿礼还要由司仪大声宣布出来,倒并非是为了炫耀,仅仅是为了添加一些喜庆氛围罢了。

就像现在,大殿一侧早已堆放好一堆寿礼,大多由各式各样的精美玉盒呈现,一位司仪模样的中年就站在一旁,一一宣告各种寿礼的名字以及来源。

“上古世家姬氏,龙瑞宝王玉佩一对!”

“上古世家姜氏,明光万妙散一瓶!”

“上古世家木氏,太阿九黎钟一樽!”

……

随着司仪每念出一件寿礼,必然引起场中一阵热切议论和艳羡,那些宝物可都无一不是天地间难得一见的瑰宝、奇珍,价值无量,没有大底蕴的势力根本就拿不出来。

就像那上古世家姬氏拿出的一对龙瑞宝王玉佩,乃是一件罕见的祥瑞至宝,佩戴在身,可以聚拢天地气运,引来祥瑞临身,端的是神妙无比。

这就是上古世家的底蕴,当然也是因为此次寿宴的主角是轩辕破晓这位拥有“铁血王”称号的老古董,换做其他寻常人物,也根本不可能让姬氏拿出这等瑰宝来当贺礼了。

“这些上古世家,底蕴果然一个比一个浑厚啊。”

陈汐在一旁听得也是咂舌不已,那些寿礼中有许多他都还不认得,可毋庸置疑,那些宝物的价值绝对惊人无比。

“冒昧问一句,陈汐小友此次送了些什么寿礼,能否让我等开开眼?”

忽然,一道声音在旁边响起,陈汐抬头望去,就见一名玄衣披身,头戴羽冠的中年正笑吟吟看着自己。

不止是这玄衣中年,附近不少宾客的目光也都好奇打量而来,似要目睹一下陈汐这个后生晚辈此次又准备了什么寿礼。

为什么说陈汐是后生晚辈呢,很简单,能够莅临这大殿中的,几乎都是仙界各大顶尖势力中的大人物,像陈汐这样的年轻一辈只有寥寥几人而已。

陈汐并不认得对方,但嘴上却是含笑道:“不好意思,在下的寿礼已经送出了,前辈若想知道,或许待会司仪便会公布出来。”

他说的是实话,和阿秀一起抵达此地时,他就将寿礼装在玉盒中交给了阿秀,然后由阿秀交给了轩辕氏族人。

可他的回答,却引来不少宾客的惊诧,甚至是……狐疑。

原因很简单,能够被宣布出来的寿礼,必然是经过精挑细选能拎得上台面的,若是寿礼太普通还宣布出来,这就跟打脸似的,反而会惹起诸多不愉快。

像陈汐旁边这些宾客,说起来也是来自仙界各大顶尖势力中的大人物,可他们拿出的寿礼,也有不少是没机会被宣布出来的。

这倒并非是他们拿出的寿礼不珍贵,而是和那些上古世家拿出的寿礼一比,立马就显得普通起来了,若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宣布出来的话,他们自己也颜面无光。

所以在听到陈汐居然说待会司仪会宣布他的寿礼时,这些宾客的反应才会如此惊诧,以至于有些狐疑。

“哦?这么说陈汐小友为了这次寿礼,可是下了一笔血本啊。”那玄衣中年含笑开口,声音中却已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讥讽。

似是在说,年轻人为了出一次风头,有必要如此拼吗?

“陈汐小友,咱们虽说之前并不相识,可老夫还是不得不提醒你一句,寿礼贵在心意,可别为了一时意气,被人当做冤大头了。”

另一个宾客开口,一副指点后生晚辈的模样。

陈汐怔了怔,不禁摸了摸鼻子,只是送一件寿礼而已,有必要如此上纲上线么?

喜欢符皇请大家收藏:()符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