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2章 赛事进程

韩振东的实力在同辈之中已经算是佼佼者,他能够从数万俊杰中脱颖而出,跻身群星大会前一百名,足以证明其实力有多么强大了。可惜他的对手是陈汐,结局已注定必败无疑,“我认输!”

见陈汐抬步朝自己走来,韩振东顿时打了个寒颤,高声喊道,随即盯了陈汐一眼,似乎要将陈汐记在心底,这次败得实在太惨……“嗯,五百万颗凝婴丹到手。”陈汐止步,洒然笑道。

闻言,韩振东几乎羞愤欲绝,就在刚才,他还扬言干败陈汐,赢得五百万颗凝婴丹呢,这简直就是自打耳光,太丢人了!

陈汐不再理会他,腾空而起,飞离了弑魔斗场。

“想不到,他们竟然比我还要提前,看来他们也是一招打败对手,懒得和对手敷衍……”甫一来到半空中,陈汐瞬间就看见,在远处的地方早有十多人结束了比赛,其中有卿秀衣、赵清河、皇甫长天、甄流晴等人。

很快,分作四十八场的第一轮对决全部结束。

总体而言,这一轮较量都算比较轻松,平平淡淡,没什么特别值得瞩目的地方。

因为交战双方的实力都是按照一强一弱来进行匹配,这么做,是为了避免一些顶尖强者产生对撞,而导致意外被淘汰掉,也能避免令那些弱者侥幸赢得更高的名次。

“陈汐大哥他……进入前四十八名了!厉害,实在太厉害了!”沐文飞激动地攥紧拳头,大叫起来,“不要这么大惊小怪好不好,这个结果不是早在意料之中吗?”雅晴众女很淡定地白了沐文飞一眼。

沐文飞登时一呆,这才猛地发现,其他人都一副很平静的模样,甚至就连小陈瑜都比自己要淡定得多……“群星大会前四十八名啊,难道不值得高兴一下吗?”沐文飞撇撇嘴,很不理解众人的无动于衷,感觉这群女人果然是女人,缺少男人独有的血性。

半空中。

楚皇看着赢得第一轮对决的四十八人,暗暗点头,留下来的都是自己早先已经预料到的强者,并没有出现任何意外。

“尔等四十八人赢得了第一轮对决,表现不俗,尽皆可得五百万颗凝婴丹,朕现在便赐予尔等,希望尔等再接再厉!”

嗖!

话音刚落。楚皇袖袍一挥,四十八枚储物戒指化作流光,分别飞入了陈汐等人手中。

“果然是大手笔啊,足以购买几十件地阶极品法宝了,倒是可以交予弟弟,如今的陈家虽然有南蛮深山为财富源泉,但家族势力正值扩张之际,财富也是多多益善的好。”

陈汐稍一打量,看见储物戒指内堆积如山的凝婴丹,心中感叹不已,这笔财富搁在一些中等家族内,也绝对称得上惊人了。

“谢陛下!”众人躬身答谢。

楚皇挥了挥手,吩咐文成候宣布第二轮对决的名单之后,他便端坐九天之上,闭目养神起来。

文成候踏空而来,扫了陈汐等四十八人一眼,淡然道:“和上一轮对决不同,第二轮对决将一一进行比赛,总共分作二十四场,规则想必尔等都已明白了吧。”

众多年轻人都是点了点头,第二轮对决,并不是同时进行,而是比赛一场之后,再进行第二场,直至选拔出前二十四名。

“好了,现在开始第二轮的对决,第一场,五岳剑宗雨潇子对战明霞宗王道虚。”

无论是雨潇子,还是王道虚,都是两个宗门在此次群星大会上仅剩的唯一弟子,两个古老宗门都希望自己的弟子能赢。

在锦绣城所有修士看来,相较于第一轮对决,这第二轮开场的第一战足以称得上是精彩了,但双方仅仅厮杀了盏茶功法,便分出了胜负。

王道虚以比较明显的优势击败了雨潇子。

“这王道虚挺厉害的,不过我好像听说,他曾经在不止一次败在你手中?”甄流晴立在陈汐身旁,笑吟吟说道。

这时候,没有开始比赛的弟子,都在旁边观战。甄流晴也毫不避讳地立在了陈汐身边,当然还有梵云岚。

至于周四少爷、安千羽、花漠北等人,都回到了自己宗门的地仙老祖身前,聆听教诲去了。

“他的实力的确不错。”陈汐笑道,王道虚的确有两次败在了自己手中,一次是在金池大会上,一次是在雷侯府。

“第二场比赛,凌鱼对战雷侯府王震枫。”文成候开口道。

“有机会跟雷侯府少侯爷交手,实乃凌鱼之幸啊。”胖乎乎的凌鱼笑嘻嘻跟王震枫打了个招呼。

王震枫却是眉头一皱,冷冷一哼,动身飞入了弑魔斗场。

“这家伙,脾气还蛮大的。”凌鱼浑不在意地笑了笑,也跟着飞了进去。

“王震枫只怕要被淘汰掉了……”陈汐眉头一挑,摇头不已,他虽然不知道凌鱼的修为究竟强大到何种程度,但却极为确定,王震枫绝非其对手。

原因很简单,从两者所展露出的气息中就能看出一丝端倪,王震枫面对凌鱼时,明显有些底气不足,这个细节虽然微小,但有时候却足以决定一切局面。

所谓战斗,拼的虽然是实力、技巧,但最重要的是斗志,若是连击败敌人的信心都不坚定,失败也是必然的事情。

凌鱼很可怕,胖大如球的身体不显得臃肿,反而灵动之极,并且他修炼的竟然也是神魔炼体流,肉身强悍无比,简直就像一个人形山岳,防御惊人,刀剑难伤。

王震枫无论如何努力,都无法伤到他半分,反而自己被逼得满头大汗,狼狈不堪,最终无奈认输了。

最为令众人无语的是,自始至终,凌鱼除了腾挪转移,根本就没有还手,就硬生生把王震枫给逼得认输了。

“这家伙的防御很可怕!”

看到这一幕,无论是陈汐,还是赵清河、皇甫长天、甄流晴等人,都在心中暗暗思忖,如果自己对上凌鱼,又该如何击败他。

一场场比赛有序进行,一场比一场精彩,看得锦绣城内所有修士都大呼过瘾,深深感觉不虚此行。

而陈汐则一直在观摩所有比赛,其中也有令他暗暗警惕的人物,当然,是除了卿秀衣等人之外的陌生修士,像东海散修‘燕赤雄’,中原沧浪派弟子‘柳桓子’等等。

其实能够在这时候,跻身前四十八名的,没有一个是平庸之辈,相反,个个都可怕无比,谁也不知道彼此究竟隐藏了多少实力。

陈汐虽然对自己实力极为自信,但以防阴沟里翻船,同样不敢大意了。

“第二十四场,陈汐对战北蛮幻兽宗赫连钧。”文成候的声音朗朗响起。

这是第二轮的最后一场比赛。

赫连钧,是北蛮年轻一代中比较耀眼的领军人物,他的强大,早就让观者者牢牢记住了他。

可是……他竟然认输了!

不错,连比赛都没有开始,他就认输了,不但是在场所有人感到愕然,就连陈汐也是诧异之极。

“你确定?”陈汐疑惑道。

赫连钧耸了耸肩,苦笑道:“反正也是输,还不如痛快点,省得在所有人面前丢人出丑。”

“为什么?”陈汐继续问道,他之前曾与赫连钧交手过一次,感觉此人实力比之王道虚都平分秋色,不应该就如此容易认输的啊。

“笨蛋!这家伙被你那一剑打怕了呗?这货就是个怂包!换做是爷,就是拼了命,也要跟你干一架。”一侧,流煙雀嘎嘎叫道,满是不屑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陈汐顿时想起,上一次自己和赫连钧交手时,暴怒之下,全力出手,一剑劈烂了对方的法宝山水扇,也许正是这一击,令得对方对自己忌惮不已吧?

“贱鸟!我敬服陈汐的实力,可不代表我害怕了你!”赫连钧被流煙雀那阴阳怪气的声音搞得一阵火大,恶狠狠骂道。

“切!爷需要一个怂包不怕自己吗?”流煙雀梳理着羽毛,一副懒得搭理对方的高傲模样,它刚才已经击败对手,拥有参加下一轮比赛的资格了。

赫连钧气得面容又是一阵抽搐,若非碍于场地不合适,非撕碎了这贱鸟那一张烂嘴不可!

这个小插曲很快过去。

第二轮对决至此也落下帷幕,陈汐等二十四人赢得胜利,距离跻身前十名的目标又更近了一步。

在第三轮对决开始之前,陈汐等人得到了半天的休息时间,毕竟接下来的战斗,只会一场比一场残酷,或许会频繁出现持久战,体力不济去参战,明显要吃亏不少。

不过在此众人却都没闲着,纷纷都在热议前二十四名的每一个对手。讨论最多的不是卿秀衣等一批顶尖级年轻强者,也不是那些刚才在战斗中极其出彩的其他修士,反而是陈汐。

第一轮对决,他一指击败了韩振东。

第二轮对决,赫赫有名的赫连钧连擂台都没上,就主动认输。

这让所有人都有一个直觉,陈汐很强,但究竟强大到何种程度,谁都不能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,显得神秘之极。

而越是神秘,在这时候就越吸引人的注意,对他的讨论自然也就多了起来。

喜欢符皇请大家收藏:()符皇新更新速度最快。